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your | 16 July, 2015 | 一般 | (5 Reads)
立春前後天氣冷了一陣,寒雨過後是向陽的春光,洋溢著幸福美滿的味道,相約好友幾個,踏著蕩漾的情懷,攜著芳菲的春顏,迎著蔥郁的春色,整裝出發,來一趟山之行、春之遊。

幽徑還殘存著雨絲的濕氣,空氣中飄蕩著泥土的氣息,小路石階濕漉漉,行人也需諸般小心,萬莫一個摔了人不說,驚起一片春色。石板錯落有致,曲曲折折蔓延進幽林,深邃的遠方望不到終點,陽光微暖,心兒自在明亮,倒也無憂,只管恣意覓那嬌花處,兩側蔥蘢的樹木清香,梢頭幾抹新芽又添綠,清新怡人,若是落在畫家眼中,定能細繪一幀傳世佳卷;若是落在詩人筆下,定能揮灑幾行墨韻生香,這景無論落在何處,自是欣賞。

忽聞禪意呢喃,寺廟佛雲汩汩,聲聲淺頌為這空山幽谷添得幾分清心寡欲,佛意通明景亦透澈,妙語釋萬物眾生,再多的愁鎖心扉,浸潤一會便也都消散了,余一顆向陽心細細斟酌春色如畫,莫辜負良辰美景。

溪水潺潺而下,鳥兒枝頭啁啾不歇,似是忙活著“一年之計在於春”,春耕才有秋收,那我便在這種下一份暖意,灌溉一鞠清泉幾滴薄汗,待心煩意亂便來收穫,這如意算盤,山默不語,自送香來,便做允了。

石塔飽經風霜仍屹立不倒,七層八面,層層之間的距離遞減,最上一層只有小孩容得了身,這幾百年前的建築在當時也算是技藝高超了,最頂端綴一石葫蘆,小時候覺得它是俏皮可愛的,後來便不這麼覺得了。

若有一日至耄耋之年,就在這塔旁搭一小茅屋,依山傍水,晨起薄霧迷蒙,有鳥語喚起床,朦朧中素衣著身,往廟裡散幾縷香,縈繞佛語香魂,四季芳菲,日複日年複年仍覺不厭,雅致的生活,早晚起歇之間,又是一番新景。相同的心賞相同的景,因著不同的意一切都不同如新。偶拾得幾粒果子,偶遇上幾個熟人,瑣碎幾句家常,沒有大風大浪,波瀾不驚亦是人生樂趣,老了是可以慢慢去撿拾以前錯過的風景,年輕人嘛,自是要帶著青春的蓬勃朝氣去拼搏的。

越往前走越發覺得海拔在點點抬升,樹兒依舊英姿颯爽,鳥兒依舊在梢頭穿梭,草兒依舊碧綠茂盛,風兒愈發的大了。到了中點站,如同到了風口浪尖,風刮得人都覺著有些站不穩,有心人還用水泥砌了幾方桌子和椅子供行人休憩整理,若風再小一點點,行棋品茶閑敘也是不錯的。現在勁頭正足,稍作休息人會鬆散,積累的那股勁會磨損幾多,匆匆擦過繼續向前走去。

一路行來偶見一路人手中執一桃花,不勝欣喜,春季很短,本地的桃花開個十來天左右邊便都盡數消逝,正是恰逢“山寺桃花始盛開”的美景,自是不容錯過。

路有時低順有時險,看過前景綠意盎然,途中也有火燒的荒蕪,一大片的野草黑乎乎地成了灰燼。高大的樹木面前忽覺渺小,納悶著我長了十多年才這麼高,那些野草幾個月的時間就比我高出一個頭不止,天理何在?細想起來,風風雨雨都趟過來了,野草是長得快,可是身枝纖細柔軟,輕輕一折便可夭亡,遠不及一步一步慢慢積累來的堅實,算了,各物有各命,能得如此高也實屬不易,老天若允自會保它一生無恙,若不允只一陣風吹就倒。

桃花這兩年驟減,冒出許多李花林,原是粉面嬌羞惹人愛,一至花期遊人紛遝而至,邀家做客,桃花主人不樂意了,眼見桃子產量年年銳減,只得改種李樹。往年桃花林今已稀零,到見得白茫茫一片李花林,堪為仙境。

聞不到細微的香味,遠遠一望是一片白色的花海,仔細近賞,純白的花瓣素雅清新,淡黃的花蕊點綴,無異香卻引的群峰徘徊,小小的花甚是繁茂,緊緊將黑漆漆的彎曲枝幹隱藏,一襲白衣,傾國傾城。聽得遊人驚訝于幾株桃花芬芳,湊過去瞧了瞧,桃花本無味,因著一點淡粉倒是比李花受歡迎了許多,我倒覺得不以為然,胭脂俗粉怎敵素面朝天來的渾然天成、清麗脫俗自在呢?

終點處又是一寺廟,廟宇位高,江山盡在我腳下,最後的巔峰,情理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一片綠毯間,點綴著白花,遠些是規矩的公路來往的車輛。人這一輩子,不也就這樣,如這一趟春行,走完一趟人生。遠處的山還青,遠方的世界還朦朧不清,回首來時路,跌宕起伏,有低處有高處,有眷戀有厭棄,有順暢有不順,走到最後,才發現,這才是人生真真正正的高峰。

一趟春行,一趟旅程,幾個人在路上遇到了許許多多路人,到了終點,我們幾個還是說說笑笑。人生不過如此,一趟既定有意外的春行,沐著明媚的春光,一覽大好河山,不過如此,自在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