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our | 20 March, 2014 | 一般 | (6 Reads)

 

曾喜歡一種花香,淡淡的,說不出的花名,或說,我曾經記得卻已忘了,多年來我一直在這種迷惑中生活著。

在雲南高山峻嶺的崖縫處看到的一種花,我從它面前的一條小道上經過時,被它的香氣所吸引,一下子便轉了頭去看它,豔紅與嫩綠成了它主色,我有點癡迷於這種色彩,猶似我鍾情於我流浪的生活,我躡腳過去,走了近前,探過頭去,一股帶著自然的清香一下子便嵌入心肺裡了,晚春的風吹過來,它輕輕地搖曳,頭頂是雲南特有的藍藍的天空,雲朵悠閒地忽東忽西,拼著心情追著風的方向,在它的腳下是堅硬的岩石,以及深不可見的懸穀,卻不懼面色,一樣的打著蕾,開著花。

陡然地我便記住了它的模樣,以及那難尋的花香。

年輕時,也迷戀過一種香,那是一個女孩子用的一種叫可蒙的護膚霜,每每她從我的學桌前經過時,我總是故意閉上眼睛,只是想倉促地捕捉那種隨空氣流動的香味,誰也不知,那時的我僅是陶醉在自我編織的夢中。

幾年後的月色下,我才知道那是一種叫可蒙的香味,我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胸膛,盡情地體味戀愛帶給我的愉悅,那個時候,便將這種氣息與我的少年情懷綁在了一起了。

若干年後我一但聞到這種味道,便想到她,想到曾經,想到那份苦澀的初戀。

後來,我在她的包裡看到那種護膚品盒子上開著一朵花兒,我猜想那便是可蒙了,豔豔的紅,以及嫩嫩的綠交雜著,一下子我便喜歡上了那樣的花朵,就像我不知不覺愛上她一樣。

現在的化妝品是五花八門了,只是再也找不著那個叫可蒙的護膚品了,就像她一樣,消失的無蹤無影,我曾在每一個城市盡力地尋找,猶在心底盡情地憶念她一般,終是昨日黃花去,不見是舊人。

從雲南山頂摘一朵回來,友人告知,它的名字叫可蒙。如果讓我回到那些時光裏,我還會選擇 那個我、那種生存方式,只是稍稍改變了些、 刪除了些,使未來也美好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