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our | 16 May, 2013 | 一般 | (12 Reads)
Picture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想走就走,立即出發!我慶幸自己有這份勇氣,可以毫無畏懼!原本可以在贛縣光彩車站直接坐車到小坌,因為和哥約好在南門口把他身份證給他。見過哥之後,我才知道有些人的本性並不會因為你對他多好而有任何改變;正如我不能狠下心對郭某人嗤之以鼻一樣。他接過我手裏的袋子,那裏裝著兩個小時前我給他炒的菜,為著他念念不忘的美食,我還特意帶上了枇杷。哥在2秒鐘之內消失得不見影蹤,當時我有些氣憤。都說死了都脫不了關系的是親人,那就平靜吧,誰讓他是與我血濃於水的親哥呢?

坐公交車到貿易廣場已經2:05,我靜心地等待南山片的車!攔了四五輛,桃江、大埠、陽埠、韓坊,售票阿姨都說不去小坌,我有點急了。忽然,好像有人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肩,我一回頭,“你去哪?”是她!她在這也等了很久的車了。“姐姐,你去哪?”我有些警惕,因為那女子的眼睛並不看我。“你是不是和我一起去大埠?”她這才把目光看向我。“夷?剛才不是有一輛到大埠的嗎?”我疑惑不解。“我不坐那輛,那輛離我家有點遠!”原來如此!“你去哪?”她的語氣還是那麼冷。“小坌。”反正歸途不一,等下也不用在車上尷尬,說幾句話有何不可。

然後我們開始交談,慢慢地那女子滔滔不絕起來,原因是我對南山片一概不知,而她卻恰恰相反——南山片對她來說可是再熟悉不過了。“你可以先坐車到桃江,再轉車。所有南山片的車都會經過桃江,到桃江後各走各的……”我原以為南山片的班車會像我們這邊一樣,先經過茅店,再經過江口,接著接著到吉埠、田村,最後到達目的地白鷺,沒成想南山片那些陽埠、大埠的車與小坌、韓坊毫無幹系!“你是學生吧?”我正想著,姐姐問我。“嗯。”多數情況下,我都不想公開自己是小學教師的身份。或許在我心裏,那是一種恥辱;或許我心認為自己作為一個教師是自卑的,毫無任何可以炫耀。

那姐姐的眼睛開始看向別處,她根本沒注意我的小心眼。她在附近的縣城教書,她的眼神裏滿是驕傲。我不禁感歎,同樣是一名教師,為什麼她能這麼自信呢?不過是自己的原因罷了,能願得誰呢?那些痛苦的、不快樂的理由,不過是自己找的借口用來折磨自己罷了!想到今天是去見薛薛的,我應該高興才是!

3:00,小坌的班車如約而來。我笑著向那位姐姐道別,估計她還蒙在鼓裏呢!人真可笑,總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沒想到……我在汽車最後一排的右邊坐下,這個位置,最好看風景,又沒人打擾!我雖累,卻不肯睡!一路上那些青山、綠樹,還有那一樹一樹綻放著潔白的梧桐花,都美到極致!連同那位中年人大喝一聲,要他的同伴下車;那位睡著的乘客更誇張,猛地驚醒跌跌撞撞地下車!

賣票阿姨和熟識的婦女聊著天,提過那睡漢落下的皮包,當著眾多人的面找到那人的錢包,笑著讓大夥猜猜有幾塊錢!我才望了一眼窗外,就看到賣票阿姨搖著頭把那漢子的皮包丟在一旁!“會喝酒的人都沒錢,有點錢就被他喝沒了……”“也是,他知道自己會喝醉,也不會帶那麼多錢。要是喝醉了倒在路邊,他的錢被別人搶了也不知道啊!”婦女們在聊天,看樣子她們極熟,倒像是認識那漢子似的!她們口裏的方言,說的慢些我倒是全能聽得懂。且不去理會婦娘子的家長裏短,我只顧看著這片土地!那一大片煙葉,是絕好的風景;那些和父親一樣樸實的農民正帶著草帽在煙葉地裏侍弄著他們的寶貝呢!這是一幅多麼和諧的畫面!我願置身這樣的農田,放飛所有不快樂的心情,讓父親的煙味與這片煙葉縈繞!

前方人群湧動,“出車禍了!”司機把車停下。我本想親臨現場,可是司機自個兒下車,沒開門。我只能遠遠地看著,卻只能看到那些如我般看熱鬧的人們!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生命如此脆弱,一秒,只需一秒就可以讓世界大變!“怎麼不見救護車來?”“沒救了!”我驚愕,這就是所謂的瞬間斃命!警報傳來,警察到來,此時前方的路已通,司機也開始工作。經過事發地點時,我的眼前滿是孩子的慘狀,身著中學校服,面目全非,頭發混亂,滿是血跡,連男女都分不清……那一地的殷紅,刺目驚心!

好在之後美景不斷,又臨近韓坊,我想著能見到薛薛,盡量讓自己快樂!進韓坊街的路段,車輪深陷,我們徒步走了好一段路。這些讓乘客無比惱火的事情,我卻不以為然。能見到薛薛,幹什麼都值得!或許說,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所看到的所有事情都是有趣的!下了車,我再次撥通薛薛的電話,無人接通!沒事,我且坐下等著!如果換了別人,或許我會尷尬,因為到了沒人來接,連電話也打不通。但現在我不會,因為和薛薛,我還真不會客氣!薛薛見到我,一臉的歉意!一頓飽餐之後,我愜意地跟著她回學校!原先打算去小坪的寶蓮山玩,薛薛這才幡然醒悟:沒車。細聽之後,我雖然有些失落,但一切都可以理解!夜裏和薛薛聊天,其實我早該來小坌了。以前,薛薛從不跟我說這些,我算是受教了!

說不清,道不明,那些我所討厭甚至萬分反感的事情,從薛薛的口裏說出,卻有另一番成效!我原以為薛薛像個孩子,不料自己卻是個真孩子!那些成熟幹練,我遠遠不及!那些深沉言行,我著實欠缺!萬分感激薛薛陪我聊到深夜,以致於第二天清早起來薛薛嚴重睡眠不足。本想著上午去韓坊街看看,可是偏偏班車不進去了!“郭郭,不知道你走什麼狗屎運,你看你來哪都去不了!”薛薛開玩笑道。我倒是不在意。最後在薛薛村口的馬路邊下車,然後和薛薛一路邊走邊聊。“薛薛,我的傘落在你學校了!”我這才想起。“那怎麼辦?下次我帶給你?”“這個好辦,我那把傘留給你,然後我把你的傘帶走!……”“我的傘才不給你呢?”我還沒說完呢,薛薛道出。“怎麼?連你的傘都是別人送的啊?”我打趣道,“是不是他送的?”我笑著追問。“不是,另外一個。”薛薛滿臉微笑。“呀呀呀,這麼有魅力?說說,怎麼認識的?”喔一戈勁的追問,薛薛依舊笑而不語。

我只好換話題,往往還沒聊到兩句,我就開始返回了雨傘話題了。“薛薛,那把傘是誰送給你的?”“什麼時候?”“在哪?”我都要佩服我自己了,薛薛笑著說跟我開玩笑而已;然後我就使勁猜,在贛州,某個下雨的午後,那人送給薛薛一把雨傘……忘了走了多久,我終於見到了薛薛時時與我說起的親人:瘋癲的嫂子,左手左腳畸形的哥哥,還有那個不怎麼說話的小女孩。看到他們對我充滿善意的微笑,我一點都不覺得不自然!此後,我愛上了薛薛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那個注定是薛家的小男子漢,他是我心裏的小英雄!他是薛薛二姐的兒子,自小在這個家裏成長;以後,他還會繼續強大這個家!

看著小女孩把零食拿給她髒兮兮的瘋癲母親,看到母親純真的笑臉,我知道她們和世界上的人一樣,都有權利享受世間的幸福!初看到薛哥走路的姿勢,我驚恐萬分。但我看著他和小英雄形同父子,早庭院裏相互追逐打鬧時,我知道是我對他了解得太少!凡是一個善良的人,你若是越了解他,你便會越喜歡他!

看到小英雄張嘴吃我夾的瘦肉,薛薛很驚訝。原來他平時滴肉不沾,由此可見,他是有多喜歡和我在一塊。我也任他髒兮兮的身子粘著我,他有時還趴在我背上!我從沒這麼喜歡一個孩子!小英雄有他的獨特之處。他不知把什麼東西弄進上鎖的房間裏去了,他鬧著要我去找鑰匙開門。我讓他找薛薛,薛薛在廚房忙活,他鬧了一陣就走了。過了一會兒,他自己找到了鑰匙,卻不夠高,開不到。薛薛這時候過來,把鑰匙拿走了。他便拿了一鋼筋在地上擺弄,我怕他傷著自己,搶了他的鋼筋。接著他從門外拿來一把鐮刀,我以為他是要遞給在屋後幹活的薛爸爸。突然,小英雄從房間裏撥出了一個鐵錘!小英雄是我小時候的反面,他力氣大,才三歲竟能舞動好多家什。他好動,一刻都停不下來!

我走時,他正鬧著!四個小時的相處,實在太短,可是我已經看到了他的未來!這絕對會是一個人才!搭著薛爸爸上街買菜的順風車,我和薛薛來到慧玲家。餃子宴,分外美味!一別數月,這些女子個個變得賢良淑德,啥啥都會,秀外慧中!夜裏又是徹夜暢聊,現在能說真心話的話果真少得可憐!我慶幸自己行走在韓坊的路上,才能在遇到這些傾心相對的閨蜜!次日三人同行,我差點把外套落在慧玲家了!上車後,薛薛不停地說:“時間太短了,我好想就這樣和你坐在車上永遠都不要停!”從不會說煽情話的薛薛把我感動得要落淚了,因為她馬上就要到下車的路口了。我假裝直爽地揮揮手,“薛薛,你的水!”她笑了,接過我遞給她的礦泉水!慧玲坐在前邊,我自顧看著窗外。我的心情忽地就一落千丈了,剛剛和薛薛一起看著的歡欣風景也變得感傷起來。

還是那一樹一樹的花朵,還是那一大片清翠的煙葉,怎麼沒得哪個悲涼?原來人心就如同那滿樹的梧桐花,不待風吹而自落!幾時,我還能重溫這些美好?分別,總是令人感傷,我願永遠呆在這個並不完美的世界,只因有她!一路神傷到貿易廣場,下車後我才發現我把那瓶水留在了座位上。或許我內心萬分留戀著韓坊,所以才會不自覺地要留些東西在那!我看著汽車遠走,心裏空落落的!下雨了,我看著手裏的傘,想起我和薛薛說的話:“到時候你看到我的傘就會想起我,我撐著你的傘就會想起你了。”再想起薛薛堅持讓我帶走她傘的情景,再想著薛薛獨自一人步行回家的孤獨背影,不禁悲從中來!“郭郭,你怎麼不說話了?”慧玲問我。我牽強地笑笑,靠著公交站臺!“小坌,笨蛋的笨,小笨!”我想著和薛薛之間的快樂,我明白了:我留在韓坊的不是一瓶水,也不是一把傘,而是我的心……